亚文化圈这么多,为什么“饭圈”格外疯狂

浏览:2800   发布时间: 09月25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睿

曾几何时,人们几乎谈饭圈色变,普通人“没资格”评判偶像作品的好坏,一旦批评唱得不好或者演得不好,就要做好被口诛笔伐的准备:“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不会欣赏就别说话”“黑粉滚粗”,仿佛一件作品的优劣,评判标准都由粉丝说了算,在饭圈的影响下,娱乐圈只允许一种“夸奖”的声音,到最后落得这些在温室内被粉丝宠着的作品,大众一个都不知道。

我最早感受到“饭圈”的存在,应该是韩流席卷的那几年,彼时还没有微博微信,互联网最辉煌的中文社区在百度贴吧,网友们热衷于在感兴趣的贴吧内部讨论,每个贴吧都是一个独立的圈层。曾经发生过几次轰动全社区的“爆吧”事件(非理性的网络暴力行为),让“饭圈女孩”的前身——“脑残粉”进入大众视野。一次是2008年某韩流四字男团发生了疑似机场殴打孕妇事件,其粉丝不顾一切,继续声援偶像、公然挑衅,另一次是2010年因为某韩流男团在上海的演出一票难求,大批粉丝在场外造成混乱,甚至发生踩踏事件。当疯狂的粉丝遇上愤怒的网友,两种非理智行为对撞,产生了巨大的不良影响。虽然贴吧已经成为“时代的眼泪”,但几次因为追星引发的事件令人记忆犹新。

“饭圈”是追星女孩的统称,追星文化一直存在,在这个词流行之前,追星女孩里最出名的应该是杨丽娟,她的经历可恨又可怜,引起人们警示,并未成为一种风气。实际上,饭圈只不过是亚文化一种,领域内不同的“圈”有很多,网文圈、二次元圈、绘圈、游戏圈种种,为什么“饭圈”就格外吵闹、格外乌烟瘴气?是因为本应在局部范围内“圈地自萌”的圈,近几年在各方推动下,大搞偶像选秀、粉丝经济,饭圈也逐渐妖魔化。

前段时间,随着饭圈乱象愈演愈烈,我曾经试图进入饭圈体验一下真实的追星生活,才发现做粉丝也不容易,做粉丝也需要“考核”。比如想要加入某流量明星粉丝群,首先必须是“唯粉”,不能同时喜欢其他明星或者发布其他艺人消息;需要在该明星超话社区内等级达到10级以上;至少要发布该明星的相关微博520条,最早一条微博必须在三个月前;此外,发微博或者发帖都有固定的格式,以提高偶像的数据和曝光量。这种要检测你是不是真爱的“高门槛”其实无可厚非,但经过一段时间对几位偶像明星、偶像团体饭圈的观察,我发现,粉丝是可以买的,评论是可以控制的,数据是可以刷出来的,销量是可以冲的。

比如在某顶流参与综艺的剪辑视频中,视频观看量每秒呈指数增加趋势,评论点赞却寥寥无几;一旦发现带有偶像相关词条的广场下有不利评论,大粉就会鼓动粉丝“洗广场”,其实可以发现这些“洗刷”的消息质量并不高,基本都是无实质意义的内容。

更疯狂之处,在于饭圈的“撕”“黑”“控”“刷”,其中,导致网络环境乌烟瘴气的最直接因素就是粉丝间的撕扯拉踩和挖黑料,比如去年年初让“饭圈”出圈的肖战粉丝“227事件”,再有近期知名的赵丽颖、王一博两家粉丝互撕事件,就是因为一则没头没尾、尚未确认的“二搭”消息,双方粉丝撕得不可开交。

即使是同一个偶像的粉丝,内部也经常吵架。因为同一个偶像的粉丝种类就有十几种,其中,最庞大也最容易引战的是“唯粉”,意思是只喜欢、唯一喜欢这个偶像,唯粉中又分为毒唯、应援站、土豪粉、产出粉、数据女工、事业粉、苏粉、妈妈粉、女友粉、颜粉……其中当数“毒唯”最“骁勇善战”,只要遇见负面评价就四处征伐;内部你一言我一语,因为“萌点”不同吵吵架,也足够鸡犬不宁;如果是在偶像团体的饭圈中,吵闹程度还要乘以人数。

经过一段时间的饭圈乱象整治,饭圈终于开始收敛,不过并未停止他们的非理性行为。今年7月某明星因涉嫌犯罪被捕后,依然有大批量粉丝表示“坚守哥哥”,甚至依然在私下贩售相关周边,不仅如此,饭圈抱着“谁也别想好过”的想法,继续拉踩曾经与之产生过矛盾的明星,对风格相似的明星也恶语相向。

“饭圈”本是个中性词,但不良“饭圈”文化却出格太多、太远,也让整个粉丝文化的环境深陷泥潭,随着一系列“饭圈乱象整治”举措的实施,激浊扬清,娱乐圈畸形乱象得到进一步矫正,一段时间以来已卓有成效,相信不久的将来,公众可以自由评价偶像演技或者作品优劣,也不会因为批评而遭受粉丝攻击,共同享受清朗的网络空间。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主营产品:硅藻土耐火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