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有没有会游泳的”,让六名陌生人合力完成生死救援

浏览:2933   发布时间: 08月27日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王喆

8月16日晚,北京海淀区出现局地强降雨过程,致使当地一座下凹式立交桥——旱河路铁路桥桥下出现严重积水,一辆小轿车受困,瞬间被雨水没顶。

据现场目击者拍摄的视频显示,曾有至少6名群众自发游泳,靠近受困汽车,救出车内两名人员,并在车顶进行施救。

两名受困者不幸遇难, 一句“有没有会游泳的”,让6位陌生人完成了一次生死救援。记者联系了其中的几名施救者,他们均不愿太张扬。

在目击者拍摄的视频中,最先在水中找到被困车辆的是一位男子,他向水里游去时拿着一把轮胎扳手。他姓杨,平时的工作是汽车修理,当天和同行的朋友,也参与了救援。

其他参与救援的4人中,巧的是,有两人同名,都叫王军,一位王军来自湖北,是一名网约车司机,另一王军是北京的自由职业者。还有退伍军人姚渊智,和一名不愿具名的宋先生。

8月17日,积水后的旱河路铁路桥,环卫部门正对道路进行清理。(陈慧琦/摄)

“有没有会游泳的?”

8月16日晚8时左右,修车师傅杨先生下班后来到海淀区田村附近的一家烧烤摊和朋友聚会。饭吃到一半,突然就下起了暴雨。杨师傅回忆,雨像从天上倒下来的一样,还伴随着大风,炉子和食物都被打湿了,没法吃了,索性等雨小点就回家。

与此同时,刚在加油站加完油的湖北王军,在路上也遇到了暴雨,开着雨刷器都看不清道路。他只得先靠边停车,等暴雨过去再出发。

当晚21时25分,海淀区升级发布暴雨橙色预警。也就是那时候,湖北王军接到了一单,当他沿着旱河路自北向南行驶,走到旱河路铁路桥附近时,看到好几辆打着双闪的公交车停在路边。

与王军行驶方向一致的杨师傅,在旱河路铁路桥附近时,也被堵住了。杨师傅和同行的朋友决定下车看看。

一下车,他们就看见下凹桥里全是积水,还听说,一辆车刚刚被淹没了,不清楚车内有没有人。杨师傅说,当时水很深,完全看不出桥下有车。

杨师傅回忆起之前远远地看到的一个场景,有一辆车在驶入桥洞时,好像准备掉头,但突然横在了马路上。

就在杨师傅在路口往水里张望时,湖北的王军也了解到“桥下有车”这一信息。

杨师傅当时心想,“不管有没有人,先下去看看”。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附近有人大声问:“有没有会游泳的?”

他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我会”。紧接着,就把手机、驾驶证递给朋友保管,拿上朋友从车里拿出来的轮胎扳手,冲向桥下。

喊出这一声的,是宋先生。

“车里有人,快来救人”

和杨师傅一起冲进桥下的还有同行朋友,杨师傅称他为“大哥”。

“我们都是从桥北面过去的。”杨师傅回忆当晚的情况时说,“我游得比较快。”

宋先生在采访中也曾提到,有一个小伙子游得比较快,在前头把车摸到了。他提到的这位小伙子就是杨师傅。

杨师傅记得,他朝着目击者所指的大致方位游,过了桥,他才隐隐约约能看到水中的车影。

虽然是夏夜,杨师傅感觉水比较凉。据湖北王军回忆,杨师傅下水后,也就前后脚的功夫,他和另外几名陌生人也陆续下了水。

“分开走,不要都在一边。”湖北王军提醒大家相互保持间隔两三米的距离,开始在水中搜索。

据了解,当晚旱河路铁路桥下的积水,主要是因为短时降雨量太大、太急。

杨师傅最先摸到被困车辆的后挡风玻璃。“车在这儿”,他大声呼救。由于积水浑浊,他只能一边摸索着,一边寻找扳手能够使力的位置。

他先是顺着车身游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由于水阻力太大,尝试用扳手去敲打副驾驶车窗的他根本使不上力。之后,他又迅速爬到车顶,希望通过砸天窗救人。

同时,其他几位救援者也游到了被困车辆的周围。湖北王军说自己在副驾驶的位置,听到了有人在“哐、哐、哐”地砸天窗。

砸了几下,发现天窗砸不开,杨师傅摸到驾驶座附近,发现玻璃并没完全封闭。借助这条缝隙,杨师傅一只胳膊伸进车内,找到里面开门的扣手,又用两只脚踹着车作为着力点,另一只手同时使力往外拉。这时,其他救援者也都在向驾驶座靠近。

车门被拉开,一摸有人,杨师傅随即便喊了出来。这时,湖北王军马上爬到了引擎盖上,说:“快,把手递给我。”同时,下面的人抱着腿往上送,合力把被困男性拽上了车顶。

水边的姚渊智和北京王军,听到“车里有人,快来救人”的呼救后,此时也游到了车边。

为了确定车内是否还有被困人员,杨师傅拽着车顶的行李架,在保证头能探出水面的情况下,继续往里探。他先把驾驶位的座椅往前放倒,让身子探进车内,一只腿在前一只腿向后,继续搜索。后来,又有人加入同时往里探,很快,他们发现了位于副驾驶的被困女性。最终,几人合力托举着,把她拽上了车顶。

在确认没有其他被困人员后,杨师傅也爬到了车上。

“挺遗憾的,还是没救过来”

随着降雨量的减小,积水下降得很快。湖北王军记得,把被困男性拉到车顶时,还要有人托着他的头,才能保证不浸入水中;到被困女性被拉到车顶,水位已经退到了车顶的位置。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湖北王军说:“第一个被困者被拖出来后,我第一时间就是做心脏按压。”杨师傅也说:“老爷子救出来时,我大哥上了车顶,去给老爷子做急救,上面似乎还有一位退伍军人。”

这位退伍军人是姚渊智,根据之前的报道,被困女性被抬上车顶后,他交替对她进行了人工呼吸和胸外心脏按压,但操作了七八分钟后,仍不见被困者有丝毫醒来的迹象,不禁号啕大哭起来。

对于这一幕,杨师傅和湖北王军都印象深刻,也被附近的围观群众用视频记录了下来。他们几位救援者,有的还泡在水里,有的围在车顶上,或跪或站,忍住内心的恐慌,希望能从死神手里夺下一线生机。

十几分钟后,远远地,杨师傅看到一位穿着救生衣,手里还拿着一件救生衣的人从桥北面朝他们走来,他知道,专业救援力量到了。

在确认救援人员抵达后,由于当时杨师傅在砸天窗玻璃时不小心划破了右腿膝盖,大哥想着让他先回去处理一下伤口,两人便默默离开了事发现场。

湖北王军没注意到大家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但他在接受采访时判断,救援者中应该有两人认识,因为他当时听到有人说了一句“我们先走”。这句话正是杨师傅的大哥跟他说的。

他们原路返回,穿好衣服之后,朝着不同的方向各自回家。杨师傅说:“我们当时没有进行任何交流。”

在他们离开之后,还留在现场4名救援者:宋德俊双手架着从车中救出的男性,倒退着把他送到了岸边的救护车担架上;湖北王军把汽车牌照扯下来交给警察,以便帮助确认被困人员身份;北京王军和姚渊智坐在路边喝了一瓶水……

回到车里,杨师傅这才感觉有点冻僵了。那天他穿了条白裤子,到家时已经接近12点。他发现裤子已经被染上了大片的血迹,妻子仔细询问后,他才说了救人的事情。

“挺遗憾的,还是没救过来。”不善言辞的杨师傅在采访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杨师傅说,至今身边也没几个人知道他那晚去救人的事,因为他觉得,没必要让别人知道。“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会下去的。”

这6位好心人,他们在旱河路铁路桥下短暂相遇,又默默离开。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主营产品:硅藻土耐火材料